基因港科学家王俊解析:自毁长城的群体免疫方案

  王骏

  基因港(香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裁暨创始人;前中文大学生物化学系教授

  一周前,以“群体免疫”应对疫情的设想在西方开始流行。该设想是基于下述论点:

  当群体中一定比例的人获得免疫力使RO(基本传染数,用以衡量自然传染力)低于1时,群体中其他没有免疫力的个体也可得以不受传染。因此嘲笑现在进行积极的干预政策(Suppression) 是徒劳无功的,新冠肺炎必然会反弹。该理论自诩基于传染病原理,因此颇具欺骗性,被不少追逐新奇或别有用心的人引为灯塔,一时洛阳纸贵,甚至有国家元首奉为圭臬。

  3月16日,鲍里斯·约翰逊在新闻发布会上做疫情讲话。| 图片来源:新华社

  但是,此设想实为大谬。1. 伦理上,此设想是十分不人道的,施行的深层意思意味着让部分人尤其是老弱病者在重大疫情中自生自灭。2. 科学上,则是摒弃运用科学抗疫的力量,是荒谬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翻版。3. 抗疫实践上,更是祸害深远,将抹杀医护人员和社会抗御病毒的卓绝努力,放任自流,自毁长城。

  具体而言,取新冠肺炎的RO值为3,按照群体免疫的观点,整个群体需要70%以上的人感染获得免疫力,病毒方可逐渐消失,更何况年轻人不死亡也与事实不符。然而,即使以0.4%的死亡率(意大利为8%,德国为0.4%)估算,英国的死亡人数将达到17万;美国将是5倍于此数,百万计人死亡,骇人听闻。

  基因港科学家王俊表示“群体免疫”一说的具体错误在于:

  1. 它没有考虑现代科技的力量。积极干预会赢得以天计、以月计的宝贵时间,用以觅求应对病毒的治疗方案,如疫苗、药物和提升免疫抵抗力方法。

  2. 它抹杀文明社会的力量。通过了解病毒的特征,社会可调配资源,重点保护疫力低下者。

  3. 新冠肺炎不是肝炎病毒或艾滋病毒,无法永久寄生于人体之内,积极干预可以令其像SARS那样,退出历史舞台。

  4. 中国等国的抗疫实战证明,新冠肺炎是可以通过积极干预、采取果断措施予以遏制乃至消弥的。积极干预,岂不比坐看病毒杀害万千百姓的“群体免疫”更符合社会道德和进步;这才是真正的人道主义;是挽狂澜于即倒、挽救千千万万人民性命的人间正道。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wesleeplate.com/nmnzixun/5.html